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

鮨海 UMI - 不可錯過的Omakase

大約一年前左右,曾經為了一嚐君島師傅的手藝,與友人們山長水遠走到淺水灣。現在大家有口福,不用走到淺水灣也能品嚐了,位置算方便,就在上環文武廟的對面。門面裝備得很骨子,木框彷紙門的設計,更能突顯和風氣息。
當踏進店子時,感到一股高級莊嚴的氣氛所震攝,座位數量不多,只有八個,感到貴賓般的享受。環觀四周,裝飾得很別緻,牆壁掛上了不少藝術品,椅子也很有特式,坐得很舒服。最令人驚喜的是,原木做成的枱子,既是餐桌,也是碟子,稍後大家就會明白。



來到這兒是不用想應該吃什麼,皆因是Omakase,全由師父發辦,而且只有一個價錢,所以免卻了一切煩惱,當然如有什麼不吃,也可以通知師傳。


事不宜遲,師傳送上第一道,估不到竟是飯,而且還是「松露飯」。飯蓋打開時,香氣已直衝我們,再刨上新鮮的黑松露,既香噴噴又矜貴。細嚐之下,飯粒飽滿,充滿彈性,伴隨著松露香,而且還有濃郁的魚湯鮮味,好吃得令人停不下來,幸好只是小小的一碗,否則真的吃不下接著來的主角。



整個Omakase有四道前菜,接著來的「左口魚」,以酸溜溜的梅子醬調味,正好清新一下松露留下來的餘香,好好迎接下一道。師傳為我們準備的都是上好的材料,「鮑魚」是由千葉縣而來,是上等好貨色。鮑魚經蒸煮後,質感軟腍而富彈性,蘸上由鮑魚肝煮成的肝醬,好像將整隻鮑魚的精華也吃進肚裡,鮮甜味美。



最後的是「醬油漬帆立貝」,這種做法很少見,據說是江戶前的傳統作法,由於大家都喜愛新鮮的刺身,這種作法漸漸式微了。吃時捲上旁邊的紫菜,味道豐富具層次,有別於軟滑的刺身,這個略帶口感,香味更是令人齒頰留香。

其實小弟是很愛吃壽司的,每次來到一間壽司店,總是要坐吧枱,除了可以逐件逐件吃時,也可一邊欣賞師傳的手藝,也可以與師傳溝通溝通。當然小弟也會以最快的速度拍下來就吃,盡量在最美味的時段來享用。


主角來了,師傳放下第一件壽司,是「針魚」。看見外型已著迷,呈現美觀的扇型,加上入口即化的赤醋飯團,不錯不錯。我承認這件我拍了很久,完全因為壽司沒有了杯杯碟碟的阻隔,極為享受。

接著來的一件,真的很少會將這種魚料用在壽司,它就是「喜知次」。師傳輕輕燒過了外皮,令油脂活性化,並放上魚子醬來增加味道,萬萬估不到兩者竟是如此合襯,沒有互相蓋過味道,絕妙的組合。與喜知次樣子差不多,有時也會辨別錯誤的「金目鯛」也做成壽司,嫩滑的程度與鮮味也有所不同。


蝦貝類隨之而上,先是「花竹蝦」,爽口彈牙及體型龐大是特徵,生吃與熟吃的最大分別絕對是鮮甜度,前者是吃質感,後者吃的是鮮甜的味道,加上顏色鮮豔,絕對是好貨色。另外一件是「日本產象拔蚌」,質感鮮甜而爽脆。

是晚的高潮由這道開始,時令的「鰤魚」肥美鮮甜,經煙燻後有著另一番的滋味,上面少少的一撮芥末更令油脂盡去,極美味的一件。當然「赤鯥」也是時令的一員,經輕輕的火炙過魚皮,油脂輕柔,更為美味。


終於來到壽司的高潮位,就是吞拿魚了,是壽司不能缺少的食材。先由「醬油漬赤身」開始,赤身重魚味,會帶有少許酸味,與醬油的味道很夾,是不錯的,可是當天不知是不是有點兒過咸,不過也很美味。

中間是「中拖羅」,是可以品嚐到魚味與油脂的一件,所以不會入口即溶,可是也相當肥美。主角當然是「大拖羅」,粉粉紅紅閃著油光,師傳已將筋切斷,入口即溶,當中師傳也加大了芥末的用量,不致我們吃膩了。從三件的賣相及色水所見,師傳所用的吞拿魚也應該是天然吞拿,所以味道也更加濃厚。


壓軸好戲來了,是「海膽手卷」,捨棄了蔥吞拿腩蓉,而改為用上根室的馬糞海膽,入口已滿是鮮甜,海水的餘韻更是歷久不散,是既邪惡又美味的。



來到此時,胃口已飽,師傳也拿出了壽司玉子及麵豉湯,先者鬆軟得像蛋糕,後者則是清甜,麵豉的份量恰到好處。


其實來到最後也驚喜不斷,甜品是抹茶朱古力及草莓大福,兩者也是自家製的,而後者更是即時製作,看見小師傳用心製作,味道當然新鮮又美味,也不能不提那個抹茶朱古力,既有香濃的牛奶朱古力味道,也有抹茶的甘香,兩者互相輝映。



從上一次品踏過師傳的手藝後,深深被他吸引著,一直記掛著那份味道,現在方便多了,不用再山長水遠才可品嚐,加上師傳很親切。雖然師傳與小弟語言不通,幸好S友人是精通日語的,成為我們之間的橋樑,從中學到了很多知識。



*PS 高級壽司店中的原木枱是不會輕易讓客人放上手機等雜物的,我們一不為意,一入去就放下了雜物,到後來再醒覺到而立即撤去雜物,幸好師傳好人,沒有責備我們。雖然他不介意,但我們也應該要珍惜這種木枱,下次要小心不要放上雜物而弄毀枱子。




海 UMI on Hollywood Road
上環荷李活道153-163號地下3號舖
晚市Omakase ($1,588)
好味指數 (★) 【5★為最高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